琴杳清唢

初三党,坑多缓填。
所有原创内容未经允许禁止转载
文渣+渣剪。
不开车
贝杰本命
吃all杰(前提是要么以贝杰为主,要么不带贝杰。
单cp可以吃,萨杰只吃对手向)
漫威新粉,目前铁虫+贱虫
男神:丞相、周相、朱总、贝勋。
企鹅号3188908384,欢迎扩列√

放个翔宇的倾城一笑(在我眼中就是如此!)
【相思十诫】All周All向视频
BGM:《相思十诫》
地自萌,勿及真人!圈地自萌,勿及真人!圈地自萌,勿及真人!
*影视衍生
*我从没有说我视频中的人是现实中的人
*涉及(除最后一个均无差):蒋周,贺周,聂周,叶周(沧白),邓周(希贤),赵周,蔡周(和sēn),朱周,毛周,最后一个至死不渝的BG周邓
*有些镜头原本不是那个意思,被我借来表示另一个意思
从八月就开始着手,下载各种资源,到十一月份才下载完,又因考试复习拖了一久,还有中途换软件,不得不重剪,最终……
链接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8052009(手机党见评论区)

【云亮】北辰情

序章见下角tag“北辰情”


“听说了么?吕贼打过来了……”
“嘘!说话留个心眼,人家好歹是堂堂大将军……”
“我呸他个大将军,敢弑义父,大逆不道,天人当诛! ”
“打过来又如何?不过失了小沛……”
“千里之堤,溃于蚁穴也! ”
“陛下与曹丞相皆在豫州,我等还怕他不成?我看,不出三日,吕布必败……”
“这话可玄……”
酒肆向来是消息灵通之所,乱世年间更是如此。
诸葛亮听着几桌酒客议论纷纷,小酌一盏,心中深思,面上平静。
曹孟德此人,且不论个人德行,实乃当世枭雄也。诸葛亮欲至许昌,正为睹其风貌。
盏中酒尽,诸葛亮高声喊道: “店家! ”清朗的声音让店内窗外的人都忍不住投去一瞥,好个俊郎的公子。诸葛亮付了酒钱,便挎起行囊,轻摇羽扇,撩起竹帘走出去。
恰巧门外立着一人,见有人出来,却不躲闪。好在诸葛亮反应迅速,急忙侧身,但肩上行囊却被撞散,羽扇也掉落在在地,洁净的羽毛沾上尘土。
诸葛亮尚未开口,那人已经弯下腰。他动作麻利地重新扎好行囊,拾起羽扇,轻掸灰尘,力道刚好,又不损伤羽毛,但羽毛缝隙里的尘粒很难掸出来,他微微皱眉。诸葛亮拿过扇子,捡起行囊,温和一笑: “多谢公子。方才无意冲撞,亮先赔个不是。”说着欲行一礼。
那人抬起头,他比诸葛亮略高,身形颀长,二十出头,剑眉星目,面容刚毅,眼神沉稳,衣着朴素,一身白衫,腰悬佩剑,看着挺面善,倒不像初出茅庐的小子。
他却比诸葛亮还无措,脸颊泛起红晕。“不,是云冲撞了公子。”他有力的双手牢牢扶住诸葛亮的双臂,阻止他行礼。“云……云听得公子的声音颇似一位故人,不由驻足。”他的眼睛紧紧盯着诸葛亮,见他面色平静却有些失望。
诸葛亮不欲过多纠缠,想来确是认错人,笑而摇头: “无碍。”
这人却道: “云请公子小酌两杯,代为赔罪,公子意下如何?”
诸葛亮本欲拒绝,在路上耽搁久了,可能在天黑之前找不到住处。但见对方气质非同常人,心里不免生出几分探究,于是点头: “有劳公子。”

“在下姓赵,名云,字子龙,常山真定人。”
“鄙人复姓诸葛,名亮,字孔明,琅琊阳都人。”
赵云之名有点耳熟,诸葛亮却一时想不起在哪听过。他笑问: “赵公子来颍川,可是为寻那故人?”
赵云微微低头: “方才赵某耳拙,望公子勿怪。”
诸葛亮再次摇头,表示自己不介意。
“云离家多年,游历四方。至于那位故人,”赵云微微抿嘴,眼中闪过一丝怅然无奈,“许久未见。”
他虎口处的薄茧不似终日务农而生,双目有神但终究难掩几分疲惫,诸葛亮看出,他在外多年,经历得不少,他轻叹:  “身处乱世,或许匆匆一别,便是海角天涯。”
赵云沉重地叹气,看着诸葛亮,摇头不语。他转移话题: “诸葛公子欲回故乡?”
诸葛亮微微摇头: “如今家在荆襄。”
这乱世,背井离乡之人不在少数。赵云没有追问。
气氛骤然沉郁,这与二人初衷均不符。
诸葛亮仔细打量赵云道: “亮斗胆一猜,赵公子气度非凡,莫不是来投曹孟德?”
赵云微笑否认: “非也,云诚为游历而来。”
“哦?为何不投?”诸葛亮开玩笑道,“彼曹孟德,胸有大志,目光高远,非袁术等泛泛之辈,且求贤若渴,赵公子若往之,曹孟德如虎添翼哉! ”
赵云有点疑惑地看着他: “诸葛公子如此笃定在下若投曹必得重用,怎知赵某非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之人?”
诸葛亮一时哑然,他和赵云初次见面,对其了解不深,本不该武断定论,但他竟只顾下意识脱口而出却不细思。现在让他道出对方能被重用的理由,他却无法侃侃谈之。这想法从何来之?他自己也不知。
“亮阅人万千,知公子非是人也。”他模棱两可地答道,暗暗警醒自己,万不能轻率言之。
所幸赵云没有抓着不放,他认真地回答: “曹孟德非云之心所从,”他顿了顿,“亦非公子之身所栖。”
他说得的确不错,诸葛亮讶异于他竟然看出这点: “赵公子何以知之?”
赵云却像是突然被针扎到,身体微微一颤: “云妄自猜测,如有冒犯,望公子莫怪。”说完低头饮酒。
诸葛亮先是奇怪,随即释然。但凡头脑灵活者便知,曹操麾下人才济济,有才者大都难以出类拔萃而得中用。有道是“宁为鸡头,不做凤尾”。赵云之意,恐怕正是如此。他淡淡一笑: “无碍,无碍,正是如此。”这确实是原因之一。
两人相谈甚欢,赵云此人言辞温和,虽谋略不足,见多识广,谦和有礼,胸有大志,又明事理,诸葛亮颇为欣赏。
听到“赵云”这个名字时,诸葛亮便觉耳熟,而且看着略觉面善。他停下交谈,盯着赵云思索。赵云任他看着,眼中隐隐有几分期待。片刻功夫后,诸葛亮忽然道: “公子莫不是公孙瓒麾下赵子龙?”
赵云一愣,随即垂眸: “正是在下。”
可为什么看他眼熟呢?诸葛亮转念一想,许是在路上匆匆瞥过一眼,忘了而已。“恕亮眼拙,先前竟未认出。”诸葛亮看看窗外,“君有意去许昌否?”
赵云抬头展颜而答: “何不为之?”
诸葛亮温言相邀: “既如此,天色已晚,我二人尽早上路,依公子之意如何?”
赵云盯着诸葛亮,低声道: “如此甚好。”两人起身时,他忽然开口: “呼我子龙即可。”
诸葛亮本觉两人才认识不过一个时辰,不该如此唐突,但竟鬼使神差地答应: “好……子龙……”
赵云笑应: “孔明……”

授权转载自Instagram ,作者kornblume_814 ,授权信息见p6
私心把p1 p2放一起,两张连在一起看仿佛读出了什么东西……
p4 p5  疑似情侣款
这周终于有空了!计划填坑!

【脑洞待领】乾坤问情谷AU

这个脑洞暑假前就有了,本来打算几个月后,完结手上的坑以后再开始写,但发生了一些变故,我决定不写这个脑洞了,所以放在这里待人领写。
梗来源于唐家三少的《绝世唐门》的乾坤问情谷,接加5。

很久以前,爱神爱上一个渔夫,他们在一起了。而爱神的敌人给渔夫许以重金,让他说出爱神的弱点。贪心的渔夫答应了。爱神被重伤,她爆发出最后的力量杀了渔夫和敌人,躯体沉入海底,怨念不散,形成“深海问情谷”。
海女神卡莉普索来过,然后愤怒地将其封印,因为问情谷袒露了她的心声。
海神三叉戟的破碎,同时打破了她的封印。杰克等人坠入深谷,接受问情。
第一关,爱神单独提问每一个人,你爱的是谁?
(写点在于被提问者的心理纠结)
(注,被提问者的爱人听得见)
不回答,延迟回答,说假话,会死。
第二关,爱神问: 你能为你的爱人而放弃你最重要的东西吗?
然后如果回答能,就进行场景模拟(如果A说我能为她放弃生命,就会给A一把“刀”,让他杀死自己,如果A下手了,他就过关了,如果他没有,他就死。)
说“不能”的,只是下一关有所不同而已。
第三关,爱人的幻境。会有一个爱人的假像,能否识破它要看对爱人的理解成都。上一关说不能的,难度翻倍。
最后过关的,会得到一定奖励,并活着出去。

可参与者:全员
适用CP:乱炖,群像,ALL某某

我本意定的是ALL杰向,但只有贝杰是双向的。
我本来还计划写亨杰+亨卡,但卡琳娜不能为了亨利放弃科学事业,所以她淡然放弃。
CP、具体剧情、结局等等诸君自定吧,原剧死去的人可以用这种设定复活的~比如亡灵形式参与,最后奖励复活

最后是我个人不写的原因。
我当初大纲草稿打好,已经开始写了,然后爆出唐家三少抄袭,我也看了调色盘。
《绝世唐门》似乎没抄,抄的主要是另外两部。但我接受不了的是作者居然置之不理。所以虽然这部作品没抄,这个作者的作品的梗我也不愿写,可能我在这方面过于偏激了,但现在已经不喜欢这个作者了。现在我退玄幻,刚好退粉。
抱歉贝杰的小伙伴们~我会写其他的贝杰文~超爱贝杰!
如果有人想写,麻烦底下或者私信~

另外,初三党上线时间不多,见谅~

授权转载自instagram
作者kornblume _814
授权信息见p5
注:p1大概是拦截号拟人和努力号拟人发生了争执

【萨杰】情不知所起 5

安之羽浅:

Chapter Five
接近傍晚时,0135宿舍内蒙上一层夕阳余晖。
但此时宿舍里的气氛却有点沉闷,一个人正伏案做笔记,另一个人靠在床上,膝上放着笔记本电脑,手指“噼里啪啦”地在键盘上移动。两个人没有任何交流,各做各事,好像分别处于不同的世界。
Jack忽然停下来,眼睛紧紧盯着屏幕,嘴唇紧抿。他烦躁地在键盘上乱按一通,然后不得不气恼地一个一个点“撤销”。他抓抓头发--该死的,他的灵感断了。
如果Jack的注意力没有完全集中在某一件事上--比如创作,喝酒等等,那么他绝不能容忍周围一片安静。
现在,Jack决定先把创作的事往后搁置,灵感这东西,得顺其自然--这是Jack常为自己找的理由。
他频频向Salazar 瞥去几眼,对方却仍然安静地写笔记。
Damn it !可没几个人敢无视Jack Sparrow ,通常情况下可不是由他主动搭话--当然,和女生搭讪不算。
他不耐烦地哼一声,但Salazar 依旧毫无反应。
“Hey!”他不情不愿地喊道,在过去,Salazar 一向沉默寡言,惜字如金,因此他决定为他破一次例。然而像是有一道看不见的墙隔在两人中间,Salazar 专心致志地翻过一页书。
他开始生气了: “Hey!Hey!Hey!Hey!Hey!……”
Salazar 及时打断似乎要陷入无限循环的Jack: “你在叫我?”他抬头看向他。
“你以为我在叫谁?Gibbs ?我倒是这么希望,但他不在这里。当然,如果你能和你的校长姑妈说一声,换下宿舍,那就再好不过了。”Jack习惯性地说了一连串,然而他看到Salazar 重新埋头看书之后,心里有点后悔,也许Salazar 并不能为这事做主。而且,这可是现在唯一陪他搭话的人了。
“好吧,当我刚才什么也没说。”Jack不得不耸耸肩,现在的Salazar变了许多,居然没有被他激怒。事实上,Jack并不介意他们吵起来或者打起来,但像现在这样一言不语对他来说才是真正的折磨。他重新挑起话题: “Well,我听说你在大三角高中三年蝉联全校第一。说实话,我很好奇为什么去年高考你竟然没考上加勒比大学……”Jack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,Shit!他暗骂道,为什么要提这个?可想而知,Salazar 一定不会理他。
出乎意料的是,Salazar 重新抬起头: “你知道我在大三角高中的成绩?”
“我当然得关注你! ”Jack暗自松口气,“我得了解手下败将是否有超越我的可能--尽管微乎其微,但防患于未然,不是吗?”他看见Salazar 似乎又要低下头,急忙转移话题: “还有你的脸……”Oh Jesus, 他迅速改口: “我是说,你的脸,和我小说里的一个角色很像。”
“那么,你打算邀请我出演你的话剧吗?”Salazar 淡淡问道,似乎并不介意脸的事被他提起。话剧的事,除了剧情以外,在学校里已经不算秘密了。
然而Jack却吃惊地瞪大眼睛, 邀请Salazar 来演自己的话剧?这在以前绝对不可能!但现在--Jack努力冷静下来思考。那个角色本来就是以Salazar为原型构建的,由他来演再合适不过,而且--他恶劣一笑: “好啊。刚好,我还没想好他的名字。以你的名字来命名,你应该不会介意吧?”
“收起你那副猥琐的表情,”Salazar说,“你愿意叫什么就叫什么。”
Jack打了个响指,打开和Elizabeth的聊天窗口,飞快的打着字:“反派已经有人选了,主角我明天去你们话剧社挑。”“Salazar?”Elizabeth一猜就中。“Bingo,明天我把他也叫去。”“行。”


Jack感觉自己的选择恐惧症又犯了。
此时此刻他面前站着20多个话剧演员,清一色的,以自信的表情面对着他,其中包括Henry——他是来凑热闹的。“觉得哪个比较符合形象?”Elizabeth问,Jack摇摇头,他实在不知道该选谁好。
“Ehhh...不如这样,你们每人和Armando对一下戏——辛苦你了。”Jack拍了拍旁边那个一直没有说话的家伙的肩,清了清嗓子:“如果有觉得他演技不行,想演反派的,那就先想想学校有没有钱给你画这种特效妆,而且……”
“说够了没。”Salazar打掉Jack的手,“废话真多。”
“那就开始吧。”


“这位,这位怎么样?”
“少了点狡猾的劲头,下一个。”
“这个呢?”
“Emmm...演的倒不错,但我为什么有一种想吐的感觉。”
“……”怎么这么挑……
“不对不对,你应该这样……手举起来……天哪你居然不会翘兰花指?!算了我给你示范一下。”Jack发誓,他从来没有这么恨铁不成钢过。
“这角色既然是你自己写的,那就你自己演呗。”Henry看他恨铁不成钢的样子,自己也开始焦躁起来——他还要和天文系的Carina小姐约会呢——提议道。
我怎么没想到。Elizabeth拍凳子。
这提议不错,但是要和Salazar一起演戏……Jack的内心在排斥。
“没错,没人比你更了解这个角色了。”吃瓜群众挑事。
“那……”Jack看向Salazar,“我没异议。”Salazar摊手。
“那就这么定了。”大小姐一锤(?)定音。Henry马不停蹄的跑了出去。


Sorry啦大家~
拖那么久 @琴杳清唢





【萨杰/微ALL杰】情不知所起

双人合写校园AU @安之羽浅
主萨杰,微all杰,(声明:从始至终真正地1v1,没有杰克爱上某人之后再爱上萨拉查的剧情。)勿ky,轻松向,缓更。ooc,文笔欠佳,求轻拍~

Chapter Five
接近傍晚时,0135宿舍内蒙上一层夕阳余晖。
但此时宿舍里的气氛却有点沉闷,一个人正伏案做笔记,另一个人靠在床上,膝上放着笔记本电脑,手指“噼里啪啦”地在键盘上移动。两个人没有任何交流,各做各事,好像分别处于不同的世界。
Jack忽然停下来,眼睛紧紧盯着屏幕,嘴唇紧抿。他烦躁地在键盘上乱按一通,然后不得不气恼地一个一个点“撤销”。他抓抓头发--该死的,他的灵感断了。
如果Jack的注意力没有完全集中在某一件事上--比如创作,喝酒等等,那么他绝不能容忍周围一片安静。
现在,Jack决定先把创作的事往后搁置,灵感这东西,得顺其自然--这是Jack常为自己找的理由。
他频频向Salazar 瞥去几眼,对方却仍然安静地写笔记。
Damn it !可没几个人敢无视Jack Sparrow ,通常情况下可不是由他主动搭话--当然,和女生搭讪不算。
他不耐烦地哼一声,但Salazar 依旧毫无反应。
“Hey!”他不情不愿地喊道,在过去,Salazar 一向沉默寡言,惜字如金,因此他决定为他破一次例。然而像是有一道看不见的墙隔在两人中间,Salazar 专心致志地翻过一页书。
他开始生气了: “Hey!Hey!Hey!Hey!Hey!……”
Salazar 及时打断似乎要陷入无限循环的Jack: “你在叫我?”他抬头看向他。
“你以为我在叫谁?Gibbs ?我倒是这么希望,但他不在这里。当然,如果你能和你的校长姑妈说一声,换下宿舍,那就再好不过了。”Jack习惯性地说了一连串,然而他看到Salazar 重新埋头看书之后,心里有点后悔,也许Salazar 并不能为这事做主。而且,这可是现在唯一陪他搭话的人了。
“好吧,当我刚才什么也没说。”Jack不得不耸耸肩,现在的Salazar变了许多,居然没有被他激怒。事实上,Jack并不介意他们吵起来或者打起来,但像现在这样一言不语对他来说才是真正的折磨。他重新挑起话题: “Well,我听说你在大三角高中三年蝉联全校第一。说实话,我很好奇为什么去年高考你竟然没考上加勒比大学……”Jack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,Shit!他暗骂道,为什么要提这个?可想而知,Salazar 一定不会理他。
出乎意料的是,Salazar 重新抬起头: “你知道我在大三角高中的成绩?”
“我当然得关注你! ”Jack暗自松口气,“我得了解手下败将是否有超越我的可能--尽管微乎其微,但防患于未然,不是吗?”他看见Salazar 似乎又要低下头,急忙转移话题: “还有你的脸……”Oh Jesus, 他迅速改口: “我是说,你的脸,和我小说里的一个角色很像。”
“那么,你打算邀请我出演你的话剧吗?”Salazar 淡淡问道,似乎并不介意脸的事被他提起。话剧的事,除了剧情以外,在学校里已经不算秘密了。
然而Jack却吃惊地瞪大眼睛, 邀请Salazar 来演自己的话剧?这在以前绝对不可能!但现在--Jack努力冷静下来思考。那个角色本来就是以Salazar为原型构建的,由他来演再合适不过,而且--他恶劣一笑: “好啊。刚好,我还没想好他的名字。以你的名字来命名,你应该不会介意吧?”
“收起你那副猥琐的表情,”  Salazar  说,“你愿意叫什么就叫什么。”
Jack  打了个响指  ,  打开和  Elizabeth  的聊天窗口  ,  飞快的打着字  :  “反
派已经有人选了,主角我明天去你们话剧社挑。”“  Salazar?  ”  Elizabeth
一猜就中。“  Bingo  ,  明天我把他也叫去。”“行。”
Jack  感觉自己的选择恐惧症又犯了。
此时此刻他面前站着  20  多个  话剧演员  ,  清一色的  ,  以自信的表情面
对着他  ,  其中包括  Henry  ——  他是来凑热闹的  。“  觉得哪个比较符合
形象?”  Elizabeth  问,  Jack  摇摇头,他实在不知道该选谁好。
“  Ehhh...  不如这样  ,  你们每人和  Armando  对  一下戏  ——  辛苦你了  。”
Jack  拍了拍旁边那个一直没有说话的家伙的肩  ,清了  清嗓子  :  “  如果
有觉得他演技不行,想演反派的,那就先想想学校有没有钱给你画这
种特效妆,而且……”
“说够了没。”  Salazar  打掉  Jack  的手,“废话真多。”
“那就开始吧。”
“这位,这位怎么样?”
“少了点狡猾的劲头,下一个。”
“这个呢?”
“  Emmm...  演的倒不错,但我为什么有一种想吐的感觉。”
“……”怎么这么挑……
“  不对不对  ,  你应该这样  ……  手举起来  ……  天哪你居然不会翘兰花
指?!  算了我给你示范一下  。”  Jack  发誓  ,  他从来没有这么恨铁不成
钢过。
“  这角色既然是你自己写的  ,  那就你自己演呗  。”  Henry  看他恨铁不
成钢的样子,自己也开始焦躁起来——他还要和天文系的  Ca  rina  小姐
约会呢——提议道。
我怎么没想到。  Elizabeth  拍凳子。
这提议不错,但是要和  Salazar  一起演戏……  Jack  的内心在排斥。
“没错,没人比你更了解这个角色了。”吃瓜群众挑事。
“那……”  Jack  看向  Salazar,  “我没异议。”  Salazar  摊手。
“那就这么定了。”大小姐一锤  (  ?  )  定音。  Henry  马不停蹄的跑了出去。

事实上,我整个星期都没有写文,这里的一半是上周写的。明天期中考,得好好复习,其他文还无法更,抱歉~(抱头)

授权转载自instagram
作者kornblume_814
授权信息见p2
水面是加4前的老巴,水上是加4的老巴

授权转载自instagram
作者kornblume_814
授权信息见p2